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161章 坚决要求第三团参加战斗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万羽故作心情轻松地说道:“爸、妈,儿子这次请假回来,一是跟二老和小妹告别,二是想完成我一桩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只要羽儿需要家里帮你办什么事,不妨说出来,做爸妈的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哥,你快说,要是我能帮到你,我一定按照你的意思把事办的漂漂亮亮,保准叫你挑不出毛病。”万莹调皮的几步跳到万羽身边,搂着哥哥的胳膊仰脸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都不要紧张,只是我有个搞笑的想法,就是想穿着礼服照张相,再找一个有名气的画家给我画下来,等我回来再补一张穿着军装的照片挂在一起,以后看到照片,就会想起,我也曾参加过保卫上海的淞沪抗战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、好呀,这事就交给我了,我马上挂电话给咱们家做衣服的裁缝,叫他带着尺子剪刀到咱们家来一趟,要是能加班加点,应该明天上午就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,要是明天上午恐怕时间来不及,我只能给他三个小时的时间,这期间还要请画家作画,不过不用太作经典的刻画,只要像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万莹笑着跑到电话前抓起电话要通后说道:“宋老伯,请你马上到我家来一趟好吗?不行?怎么不行?请宋老伯放下手头的活,一定赶到我家,这可是一件大事,耽搁不得,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放下电话又拨通后口气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苏教授吗,我是万莹,我哥马上就要上前线参加淞沪抗战,想请您为我哥做幅画,不知能不能劳驾您。”

    苏教授沉吟了几秒痛快的答应:“好啊,既然万莹同学的哥哥是为了上战场参加淞沪抗战请我作画,我一定为你哥画一张叫他满意的画像,这也算我对抗日英雄的一份敬意。”

    万莹挂完两个电话,就像一只燕子飞到万羽身边,紧紧搂着哥哥的胳膊笑着说道:“哥,你都听到了吧?哼,只要你小妹想要帮你办的事,没有办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经过万莹的安排,时间不长,老裁缝宋掌柜,美院的苏教授被派去的车辆接到万家。

    被接来在上海滩很出名的两位人物,走进万家府邸,与万老爷子略加寒暄,就忙不迭的开始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宋掌柜拿着尺子在万羽身上量来量去,每一个细节都量的非常细致,他要为马上就要走上炮火硝烟弥漫战场的抗日英雄,量身定作一套认为最完美最精致的礼服。

    苏教授在万羽还没有穿上正在赶制的礼服时,与万羽面对面坐着喝茶说话,非常注意万羽说话时的面部表情,哪怕一点点认为有价值的表情变化都意图捕捉到最细微处。

    不到三个小时,一套做工讲究的礼服赶制出来,穿在体格健壮没有半点赘肉的万羽身上,简直叫人看着拍手称绝,太合适合身了。

    苏教授看着一表人才的万羽问道:“万连长,请问你要身画像还是半身?背景有没有你所需要加彩的特别意境。”

    万羽刚开始时觉得头脑发热,想在参加淞沪抗战前穿着礼服画张像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家里家外都在为他忙活,家父母看儿子这种叫人难以理解的做法,勾起心中的担心和恐惧,眼里不时地流下泪水。

    万羽心中不忍的摇头笑着说道:“苏教授,真是不好意思,我万羽是一介武夫,做什么事考虑的欠周到,现在,嗨嗨,我不想做画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、哥,你、你怎么能这样?苏教授在上海可是大名鼎鼎的大画家,今天屈尊到咱们家来给你作画,这是多大的面子?你知道吗,那些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,想请我的恩师作画,哼,苏教授根本就不搭理,现在苏教授。”

    “万莹,你还是个学生,年轻人对有些事了解的还是比较肤浅,你哥突然变卦,必然有原因,既然万羽连长放弃这次作画的机会,我也不好多说,只能劝说一句,有些是可遇不可求,有些事为之而为,不为之而不为,请你再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万家老爷子,擦掉流下的泪,对夫人说道:“你先回内屋吧,外面有其他人招呼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流着眼泪看着儿子万羽,心如刀绞的暗道:“羽儿此次这么张扬的回家赶制礼服,穿在身上还要画像,这是抱着一去不复返,提前跟家人离别的想法,给家人留下自己的最后影像,我的儿啊,要是爹能替你上战场杀鬼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内屋吧,羽儿就是要走,一定会走进去跟你道别,要相信儿子,这点羽儿一定会做到。”万老爷子看夫人久久不想离去,心情沉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万羽再也控制不住这种生离死别的场景,眼泪夺眶而出,跪在地上对二老说道:“爸、妈,孩儿为国尽忠不能在膝下尽孝,请二老保重,我一定活着回来给二老磕头祝安。”

    苏教授‘哈哈’笑道:“好一副父母送儿郎上前线杀鬼子的人物肖像,我一定为万连长作画一幅,以表达我这位花甲之年,不能亲历而往与年轻人一起参加淞沪抗战的遗憾,那就为我们上战场杀敌的子弟尽点微薄之力吧。”

    万羽穿上宋掌柜给他赶制的礼服,挺胸收腹昂头站在院子里一棵松树下,迎着习习吹起的春风,浓密的头发不时出现一缕一缕起伏,就像大海里的波浪,更加给这位年轻英俊的抗日军人,增添了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躲在屋子里的万家妈妈,偷看站在院子作画的儿子,刚毅的脸上带着一种威武,可她眼前却浮现的是儿子手举大刀钢枪,冲进敌群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英勇杀敌。

    突然一副鲜血四溅的画面出现在面前,万家妈妈看到儿子浑身是血的对他笑着大喊道:“妈妈,儿子不能尽孝,生来就是要杀进犯我们国与家的鬼子,今生不能报答养育之恩,来生再。”

    “羽儿——。”万妈妈突然哭喊着就要冲出屋,奔向正在迎风作画的儿子,被站在身边的女儿万莹紧紧搂抱住。

    她流着眼泪低声哭喊道:“妈妈,哥哥画完像马上就要带着部队出发,现在他留给我们的时间太短,您不希望哥哥在给我们这段时间,看着我们流着眼泪,心中心酸的离开家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的儿子这次离开家,凶多吉少,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他要是在战场上有个什么好歹,你叫我和你爸后半生可怎么活呀。”

    “妈,您不要这样,我哥是上战场杀鬼子,只要我们在家里给他祈祷保佑,我哥就一定会回来。”万莹岂不知道在战场上刀枪无眼?这种说辞,恐怕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