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149章 差点掉进圈套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峰被两位将军的关心,以及对他行动的不确定性提出质疑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不仅沉吟着看向两位将军。

    蔡廷锴将军看王峰有为难情绪,领会错误的说道:“王峰,你虽然是我十九路军下面的一名营长,但是你的特殊身份对我和蒋光鼎总指挥来说,确实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既然我们走到了抗日前线,我只想奉劝你一句,不要太过任性,更不要把自己的性格强加给别人,你还年轻,慢慢就会理解我说这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峰这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他性格有缺陷,并爱抚的提出忠告,虽然还没有认识到自己到底性格的偏向对与错,但是将军的提醒,不得不引起他对自己这个穿越过来的兵王,做一次深刻的反省,避免在以后犯更大的错误,甚至殃及到生命。

    “蔡将军,王峰谨记您的教诲,以后一定要注意自己性格修养,努力做到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就对了,现在可以告诉我们,这一阵儿到底干什么事了吧?”蒋光鼎将军总感觉王峰这次回来有些变化,但又摸不清变化在哪里,不仅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王峰看着两位将军,经过短时间思考,决定将怎么到的南京,怎样与国府最高长官以及几位军中大佬之间发生的事,如实告诉这两位最值得尊敬的抗日名将。

    如果对这两位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将军,隐瞒自己的言行,那会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谴责。

    他对站在身边的顾铭说道:“顾副官,请你先出去一下好吗?我想跟两位将军单独汇报,请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顾铭这是第一次被王峰为了不知什么秘密之事赶离身边,虽感到受了冷落,但还是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峰将两位将军扶坐在沙发上,立正分别给两位将军敬了个非常标准的现代军礼,将他如何离开上海,中途多次遇险,到了南京,被最高长官以及军政部几位高官反复询问。

    最后对他在上海搞出的这件大案,给与了善后对上海滩几位大亨的嘉奖安抚,到对他的馈赠‘中正剑’和委任新的军中职务,以及回到上海受第五军张治中军长节制并不列编等等,做了较为详尽的报告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气氛很沉闷,听完王峰发自肺腑的报告,两位将军欣慰高兴又感到失落可惜。

    欣慰的是王峰没有攀上高官而舍弃他们,能推心置腹的以诚相告。高兴的是从此这孩子在军中仕途上会越来越风顺,如果不乱作为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失落的是这么好的军中良才就这么失之交臂,要想再遇到这样敢作敢为敢担责的下属,恐怕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如此能力非凡的军中部下,突然离开,不知以后是否还可以想见。

    而两位将军对这位小将的爱惜,还来之这次王峰在上海滩,胆大妄为查扣没收几位‘流氓大亨’的走私军火、粮食、布棉、医药品和毒品,快速送给急需后勤补充的十九路军。

    而且将毒品巧妙的转让给日住上海领事馆的商务参赞佐藤,使妙计在中途将毒品销毁,最终将获得的三百万交付十九路军,及时解决与日军浴血奋战急需物资补充的将士。

    两位将军想到这些,岂能眼看着这样的英才就这么离他们而去?

    可是他们知道,国府最高长官和军中大佬,绝不会把出类拔萃的人才留在不是嫡系的十九路军,哪怕暂时留下,也会很快以其他手段挖走。

    审时度势是目前蒋光鼎和蔡廷锴两位将军最明智的选择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眼神在空中碰撞已经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蔡廷锴将军站起来,心中百味杂陈的将两只大手,搭在王峰的肩上,笑着说道:“王峰,不要觉得有什么对不起我们,也别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我不想离开第十九路军这支坚决抗日的英雄部队,想永远跟在两位将军身边奋勇杀鬼子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,不要意气用事,首先我和蒋光鼎总指挥恭喜你,荣升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事教官,教导总队第三团上校团长,而且还得到蒋总裁亲自赠送‘中正剑’的极高褒奖,真的祝贺你。”

    蒋光鼎将军离开沙发站起来,走到王峰身边笑的很不自然的说:“王峰啊,我和蔡将军确实舍不得放你走,可你现在军务在身,强留也留不住,但要记住,第十九路军永远都是你的坚强后盾,什么时候需要我们,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你支持,哪怕......。”

    王峰听蒋光鼎这个‘哪怕’后面跟着‘兵变’,吓得赶紧用话堵住说道:“蒋叔叔不要再往下说,我马上就要离开第十九路军,在临别前,想对二位将军提出一点作为晚辈的忠告,不知二位叔叔是否肯听小侄肺腑之言?”

    两位将军听王峰的称呼突然改变,而且在说这些话时面部表情俨然带着一种警告,不仅心中一凛,两位将军互看着对方,几乎同时说道:“贤侄不妨直言相告。”

    王峰之所以改变对两位将军的称呼,是因为他爸王世勇,曾经跟这二位在一起参加过北伐,在战争中结下了生死友谊,所以这种称呼,两位将军并不感觉到有套近乎之嫌。

    再是两位将军知道王峰刚从南京国府归来,见到将总裁和军政部等几位军中大佬,此时如此说,一定有着隐秘的消息,觉得在离开时处于良心,应该如实禀告。

    “两位叔叔,王峰这次离开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,临分别时,想提醒叔叔,一定要注意身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,你这是第二次在我面前如此说,能说的再清楚一些吗?”蔡廷锴将军皱紧眉头,感觉王峰的再次提醒,必有缘由,不仅紧紧抓住王峰的肩头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,事情还没有发生前,会有很大变数,尤其是现在十九路军全体将士,正在与日军浴血奋战,离心离德会导致军心叵测,不利于抗战。”

    蒋光鼎对王峰这种说法很不满意,不禁问道:“王峰,既然你在临离别前对我俩改称呼喊‘叔叔’,你是不是就应该把要说的话说明白?你知道军中猜疑是大忌吗?”

    “二位叔叔,我只能说在大敌当前,十九路军全体将士一定会同心同德,绝不会出现军中不和,但是一旦淞沪抗战结束,第十九路军被调离,后面的路会出现巨大波折,其中军中将官必然会根据形势变化与二位叔叔离心离德,甚至背叛,走向对立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这么说?十九路军以后到底能出现什么巨大波折,竟会闹成将官反目,互相残杀呢?”蔡廷锴将军心中愤怒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,王峰只是忠告,没有任何先兆,只是对十九路军后面的路,提出自己的看法,不管对错,希望二位叔叔一定能听小侄的肺腑之言,不然会悔之终生。”

    王峰此时哪敢将在穿越前,所了解第十九路军在福建事变中的后果,提前告诉二位将军,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前期采取行动,不但不会起到好作用,恐怕会给十九路军带来更大灾难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