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133章 再次被黑衣人带走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峰一家人突然在这种场合相见,虽然看起来都非常的欢心,但是每个人都知道,在这种地方家人团聚,意味着多少猜不透的阴险。

    但每个人的脸上挂的笑颜,还是那么尽量表现得由衷,就怕被最亲近的人看出心中的疑惑和不安。

    王峰为了把气氛调节的更加活跃,文雅的走到站在一边的苏曼雅身边,非常浪漫的伸出手说道:“请曼雅小姐跟我一起见见我的父母好吗?”

    苏曼雅略显大方的伸出娇嫩如葱白的小手,两腮绯红的低声笑问道:“王少爷,这样是不是太唐突?”

    卧槽,‘是不是太唐突’表达的什么意思?不会这傻嫚以为这是新媳妇上门要见公婆吧?

    “曼雅小姐,请您帮我演一出戏,您一定不要恨我,因为我的自私,叫您受委屈,只要咱们分手后,一切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峰牵着苏曼雅滑嫩的小手,满面春风的走到王世勇和虞凤敏跟前,深施一礼的说道:“爸、妈,这位是苏曼雅小姐,我们一直相处的不错,今天正好能与您二老一起见面,请二老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位曼雅小姐,就是峰儿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不要说的这么直白,现在是初期,初期您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懂、懂懂,妈妈什么都懂。”虞凤敏笑着拉住苏曼雅的手低声问道:“曼雅小姐,你说的‘一见钟情’是不是这位调皮的孩子?”

    王峰闹得这一出,搞得屋子里的人有的高兴,有的羞涩,还有的大感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大感莫名其妙的就是王世和,他皱紧眉头看着王峰和苏曼雅,这两人见面的时间加起来一共不到一个小时,难道在分割开来一个小时的哪一个时段,两人竟会像日军飞机撂炸弹那样,落地就炮上了?

    羞涩的苏曼雅没想到看起来斯文的白面书生,竟会开这么大的玩笑,虽然对这风流倜傥的阔大少‘一见钟情’,可这种感受就像虞凤敏教授所说,只是一种喜欢。

    可这叫人心痒的混小子,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,其理由、用心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王世勇和虞凤敏没想到自己的峰儿人在上海,竟能在国服侍卫室找到这么好的姑娘,真是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而始作俑者的王峰,在非常时期,非常空间搞出这种闹剧,其理由是自己不知死活,应该在临死前给父母一个安慰,用心是一旦自己死不了,临时租来苏曼雅当成自己的未婚妻,以堵住爸妈见面就唠叨给他找媳妇的老话题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进入了角色,王峰走到苏曼雅跟前,牵着滑嫩的手对王世勇和虞凤敏说道:“爸、妈,我和曼雅小姐还有话要说,您二老先坐着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又对被搞得一脸懵逼的王世和说道:“叔叔,我和曼雅小姐出去一会儿,请您先陪我爸妈说会儿话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也不管他们答不答应,拉着苏曼雅的手走出房间,关上门听到屋子里传出欢声的笑语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一处窗子跟前站定,王峰松开拉着苏曼雅的手,深深地施了一礼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多谢曼雅小姐帮我演出这场戏,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,如果我还能活着,在您结婚时,我王峰主动申请给你们当伴郎,谢谢。”

    苏曼雅被王峰说的一盆凉水从头顶泼下来,呆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,好像灵魂突然被抽走,两眼流着眼泪却面无表情,后面王峰说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残忍,世上最残忍的就是被动燃起的热情,还没有发光发热,就被动的被浇灭,前后时间之短,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,就这么被戏耍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王峰只顾得自己是穿越前的现代青年,为了逃避家父母逼婚的不耐,学会租友配对回家过年骗父母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民国时期,那些缠足绑着小脚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脚还没解放,婚姻还停留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阶段,突然被人租去相亲,而后甩手走人两不相欠,此时的苏曼雅如何能接受得了?

    这是一种调戏,是一种侮辱,是一种不道德的婚姻亵渎。

    苏曼雅终于从失神落魄的木讷中恢复了神智,他没有怪罪王峰,更没有由此深恨这个风流倜傥处事野蛮的混蛋,反而对王峰这种随心所欲不受羁绊的表现而称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曼雅对王峰已经不是‘一见钟情’的喜欢,而是在她的心田埋下一颗种子,深深地扎根。

    通过王峰这次的演戏,苏曼雅了解了王峰现在还没有婚配,更没有意中人,这就是上天对苏曼雅最大的恩赐,这个机会来的太容易,但也太荆棘。

    门当户对吗?男欢女爱吗?苏曼雅刚踏上爱恋的台阶,就被一种世俗的绳索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身边已经失去王峰的影子,形单影只的站在窗台前,当看到花盆里的几株嫩竹,生命力极强的透着翠绿,不仅找到了一点自信,看向王峰一家人在一起的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很快回到屋里的王峰,发现屋子里的爸妈和王世和,每个人的脸上都蒙着一层阴云,不仅故作轻松的说道:“这是怎么啦?难道见我一面爸妈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峰儿,我们已经知道你在上海滩把天捅了个大窟窿,具体情况,你叔叔已经告诉了我们,你说实话,这次到南京,有没有把握活着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王世勇边说边看着王峰,看王峰站在三步外停下,不仅接着问道:“听说你来到南京见到将总裁和何总长,还有陈将军,在问答问题时,态度很不中肯,而且说话狂妄,你这混小子为什么要这样?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但你会死,我和你妈也会受到连累?”

    “峰儿,你爸爸说这些都是为你好,我们可以为了你去死,可决不能看着你死在我们前面,你要是能答应妈妈,哪怕我给你跪下都可以,你选择吧。”

    王峰被爸妈说的‘扑通’跪下,跪趴到妈妈跟前,搂住妈妈哭着说道:“妈,您和我爸放心,峰儿绝对死不了,一旦蒋总裁受人蛊惑,非要置我于死地,孩儿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我给他们撬动了上海滩几位大亨的老虎屁股,开了整治大亨的先河,而他们不抓住这个机会,反而杀了我,这是他们不智,我活在这样的当局之下,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峰儿,在事情还没有头绪的情况下,不得胡说。”王世和怕门外有耳低声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绝不相信蒋总裁会放弃,这个最好整治上海滩几位大佬的机会,要是我猜的不错,您很快就会被人叫走,等您再回来,带给我的一定是激动人心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峰儿,你不是在做梦吧?就连国府都轻易不敢招惹上海滩那几位‘流氓大亨’,你这混小子胆大妄为,不但模了老虎屁股,还拔下几根胡须,你是真混还是没有脑子?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我犯下天大的大案,但我没感觉我错在那里,是我查扣没收他们的走私军火,交给淞沪抗战的第十九路军,这些将士得到后勤补充英勇杀鬼子,您说,我做错了吗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