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105章 唯一的活路就是弃机逃生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机舱里的所有人,此时没有人认为王峰是在小题大做,这可是在空中啊,一旦飞机在天上与敌战机纠缠的上下翻滚,系好安全带是他们唯一能感到安全的重要一环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再次检查好安全带,突然中心失控的好像一头要栽下去,整个飞机近乎直上直下的向下俯冲,震耳欲聋的飞机噪声,都无法遮掩三架敌机的火炮和机载机枪猛烈火力的进攻爆响。

    三架日军三式舰载战斗机从航空母舰‘凤翔’号起飞,这是一支日军中岛A1N2战斗机编队,起飞后在吴淞上空突然与押解王峰等五人的运输机遭遇。

    长机机长所茂大尉,发现国民军空军一架小型运输机出现在空中,马上命令编队全速迎上去,以最猛烈的火力将这架支那空军运输机击落。

    运输机机长廖长发,当发现三架日军战斗机突然出现在前方,紧张的马上对机舱里的人员提出战备警告。

    廖长发采取迂回逃避的空中战术,在日战机快接近火力打击距离的前一刻,突然近乎垂直向下俯冲。

    三架日战机没想到这架运输机会采取自杀式俯冲,一旦机舱装载重吨位货物,那这架运输机直上直下的俯冲,再想拉起来,简直是妄想,下场是直接栽到地面,无疑是自杀。

    速度在每小时230公里的日三式战斗机,马上就要接近支那运输机,刚要按下火力打击按钮,突然那架已成囊中之物的运输机,竟一头栽下向下俯冲,三架战机错失良机,从运输机上空飞速掠过。

    所茂大尉愤怒地吼道:“狡猾的支那飞行员,虽然英勇无疑是在找死,我们就在上空等到这架飞机自己坠毁,哈哈哈,没想到没费一枪一弹就......。”

    没等所茂大尉狂妄的说完,眼看着垂直俯冲的运输机,突然拉起来,快速向斜上方爬升,飞到一千米高空拉平向前方逃去。

    “混蛋,这架运输机的飞行员简直就是个疯子,快快的追上去,一定要把它歼灭。”所茂大尉率先调转机头,带领两架僚机从后面咬住。

    运输机机长廖长发,发现日军三架三式战斗机咬住不放,很快就追上来,大胆的操纵飞机继续爬升,当爬到3000米高空,这已经是运输机的最佳飞行高度,要是继续爬升飞机很容易受压,后果会非常惨重。

    日战机发现支那运输机一直往高空爬升,所茂大尉嘴角下弯的讥讽道:“这架支那运输机的飞行员,不是入地找死,就是升天送命,我倒要看看你爬的高逃的快,还是我的战机更优越于你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机长廖长发看到运输机爬到这架飞机临高的极限,不敢继续爬升,眼看着日军三式战斗机紧随其后的爬升,再次冒险的做垂直俯冲,这种自杀式的几个来回,哪怕能侥幸一次次再次爬升,可这种机型的外架承受能力,会遭到极大的破坏,不知在哪一次的俯冲中就会迫于外力解体。

    机舱里的王峰深知这个年代的飞机,强力、拉伸力以及抗压能力很差,尤其是几次高难度高强度俯冲,这是在拿命在赌。

    他理解这位廖长发机长的用意,如其被敌人三架三式战斗机击落,机毁人亡,还不如赌一把,一旦能甩掉日军战斗机的火力打击,在这期间得到就近机场空军支援,还有一线生存希望。

    廖长发在刚发现前方出现敌机,就马上向刚离开的虹桥机场指挥塔报告,请求战机增援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明明知道这种求援几乎等于零,因为虹桥机场的战斗机,为了躲开日军战斗机的空中轰炸,接到命令立即转场,此时不知是否已经离开机场,求援只是象征性的求生请求,真正能派出战斗机及时增援,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王峰看到机舱里自己的四位兄弟,以及孙德良带来的三名黑衣人,被运输机上下几次的俯冲爬升,整个人在不间断地变换忽上忽下,此时大部分已经被折腾的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他以一种坚强的毅力,始终保护着紧紧靠在身边的顾铭,他此时最关心的是这架运输机,千万不能被日军三架三式战机击落。

    一旦中弹被击落,那他这个刚穿越过来不到一个月的特战兵王,岂不是又遭到死的厄运?

    他把希望寄托在机长廖长发身上,叫王峰没想到的是这位运输机的机长,竟然是一位驾驶技术非常娴熟,很会利用技巧躲避敌战机火力打击的高手。

    但是一架不入流的运输机,与日军新式三式三架战斗机在空中遭遇,想逃脱不被击落,胜算几乎等于零,也就是说被击落的时间段随时都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王峰已经做好死的准备,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,把嘴贴在顾铭的耳边大喊道:“顾铭,你还清醒吗?要是还能说话,趁咱们最后还能在一起的时候,你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王峰,你说啥?我耳朵好像被震聋了,外面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到,只能听到耳朵里就像咆哮的大海一样,海浪撞击堤岸那么一直的轰响。”

    王峰捏住顾铭小巧的鼻子,对着顾铭的耳朵大喊道:“用最大的力气往两耳鼓气,这样就能冲开耳膜被震动而造成的暂时耳聋。”

    顾铭看着王峰比划的手势,做了三次鼓气冲击,突然两耳‘嗡’的清晰起来,两腮的麻木也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她高兴地紧紧拥抱住王峰说道:“王峰,你刚才喊啥?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咱们这次是真的差不多了,活的希望几乎等于零,反正要死,你要是有什么话就跟我说,快点,不然怕是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呀,如果说真的没有活的希望,我想说的就是现在就想嫁给你,给你当媳妇,可飞机太颠簸了,连个像样的拜天地都搞不了,心里不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顾铭虽然说得很诙谐俏皮,但两眼豆粒大的泪珠‘吧嗒吧嗒’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要给我做媳妇,可不能哭,这样不吉利,快把眼泪收了,就是入不了洞房,咱们还能成双成对的死在一起。而且还有三位兄弟陪着咱们闹洞房,我王峰穿越过来也值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机舱里的冯志远、罗刚和董震,包括孙德良等四位黑衣人,被王峰和顾铭两人这种死在眼前,还梦想着成双成对入洞房的动人场景所刺激,不仅流着眼泪喊道:

    “今天是二位新人大喜的日子,我们在空中为两位新人祝福,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,送入洞房。”

    九个人此时已经撇开所有的个人或者上峰意志,只想在生命最后的时刻,活回自己,把美好留在人间,把罪恶带到地狱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为两位‘新人’高兴地祝福时,突然飞机猛烈的上下抖动,瞬间近乎平行的向下极速坠落,王峰马上意识到飞机中弹,极速下落的结果不是被日军三架战机再次击毁,就是坠落到地面飞机爆炸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