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80章 再次宣战还是服软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为拜谢‘路灯下的男人’、“古铜猪”两位兄弟打赏加更,并感谢送票送书评的亲们。要是亲们继续给与九尾猫支持,九尾猫一定会继续加更。

    张啸林暴怒的再次吼道:“你这个皮蛋子,你以为你是谁?上海这么大,发出去的报纸就像从菜市场买回家的菜,就是没下锅也休想完整的收回来,报纸既然发出,收回来还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张世伯,我真的不知道这篇报道到底触犯了您哪个地方的利益,为什么不说清楚呢?”

    张啸林猛地将拍在茶几上的报纸抓起来,舒展开找到他怒不可遏的那一段念道:“上海大亨张啸林,为了支援前线抗战,带头主动领导一些军火商捐出库存军火,并于今天凌晨交付第十九路军,其中......。”

    王峰已经对这封报道可以说熟读于心,而且报道的关键段落完全出自他手,不等张啸林继续念下去,笑着说道:“张世伯,您念错了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可是上了三年私塾,又在浙江武备学堂学习了两年,不会连段报纸都看不完整吧?”

    “世伯又误会了,我绝对没那个意思,就连再有学问的人,看书看报纸都有漏行漏字看错字的疏忽,我又怎么会笑话世伯呢?”

    “行啦,快告诉我,我到底漏了念错哪个字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着张啸林笑道:“世伯在读到第四行第二句,‘主动’后面的‘领导’两字给念错,应该是‘带头主动劝导捐出走私军火’,而不是‘领导’,没有直接指向您。”

    张啸林经王峰这么一说,不好意思的再次拿起报纸,仔细看了一遍,可不就是念错了‘劝导’这两个关键字吗?

    这种文字游戏对王峰来说,简直是小菜一碟,如果深究起来,张啸林‘带头主动劝导一些军火商捐出库存军火’,岂不是同流合污?

    如果再仔细分析这句话,语病很大,给人的想象空间扑朔迷离,很容易被误导,不,是确定,确定张啸临就是大军火商,走私军火铁证如山,不然他怎么会‘带头主动’呢?

    张啸林摇头再次指着报道,很不满意的看着王峰问道:“王贤侄,我给你的三百万是打通关节,帮我息事宁人,为什么报上说是我捐资三百万支援抗战呢?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峰没想到张啸林这么敏感,并不是一个粗人,对什么事只看名不考虑后果,不仅愣神的看着张啸林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这是有意而为,在给我下套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不,张世伯又误会了,现在国人全力抗战,您是上海滩非常有地位有名望的大亨,这样的宣传,对动员更多有志之士踊跃捐钱捐物支援抗战,岂不是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是把我架在柴火上烧烤,恐怕我死的不惨是吧?这点我不跟你计较,我是在骂写这篇文章的混蛋记者,用语如此含糊,不经本人同意,就擅自上报点名,像这种不学无术的流氓,真应该剁了他的手,取了他的命,方解我恨。”

    王峰没想到眼前这位‘流氓大亨’,竟会这么流氓,竟对一篇报道骂出如此恶毒的话来,可现在已成事实,张啸林已被绑架在文字上,以后就是想发难,恐也要考虑再三。

    他不想跟张啸林继续讨论这篇报道,话锋一转笑着说道:“张世伯,我想现在这篇新闻报道,应该已经到了蒋总裁手里,如果总裁看您如此慷慨解囊支援抗战,一定会褒奖您。”

    “我算叫你害死了,你可知道枪打出头鸟,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个道理?为什么要害我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不,如果张世伯认为这篇报道失实,我想我会有机会在蒋总裁面前为您开脱,就说您并不情愿捐钱捐物,都是我王峰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那混蛋,你这贤侄到底安得什么心?我堂堂一个在上海滩可算是很有势力、很有脸面的人物,此时怎么会被你耍的团团转,你这不是在有意......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张啸林今天的情绪很坏,如果再这么继续说下去,恐怕这家伙一旦翻脸掏出抢来,到那时就小命难保了。

    为了镇住张啸林,王峰不再一直陪着笑脸,突然说道:“张世伯,您知道我为了帮您摆平这件事,就在昨天,从您这离开,竟被人跟踪监视,在小树林里对我痛下杀手,差点要了我们的命,您说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竟敢有人暗杀‘洽公’的外甥、王世勇将军的大公子,我看这背后主使之人是不想活了。贤侄告诉我,追杀你的人什么来路?一旦我知道是谁,一定不会饶了他。”

    贼喊捉贼还这么理直气壮,这社会是不是病了?不然怎么会出现这么多不要脸皮的人,当着事主的面,竟还能装出一副大义凛然为其报仇的英雄气概,我的个去,天理何在?

    “张世伯,谢谢您对我拔刀相助,不过追杀我的十个杀手,被我杀了九个,故意放回一个给他主子报信,我想那主子怕坏事,不会给他留下活命,此时早就应该被取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被你这么一说,真吓死我了,以后贤侄身边一定要多带几个人,不然遇到仇家,恐怕被人取了性命都不知道是谁,你说就这么白白的死了冤不冤?”

    “谢谢张世伯关心,我想只要这篇报道在市面上见报,那些暗杀我的黑恶势力,为了避嫌,一定会收敛。再说我保护自己还完全有这个能力,不然怎么会以一敌十我活着他们都死呢?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对,不过出门还是谨慎一点好,要不然我给你配上几个身手好、枪法好的保镖,贤侄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,我是抗日军人,敢杀我就是与全国抗日军民为敌,只要稍微有良心、有后顾之忧的人,哪怕恨得我咬牙切齿,对我实施暗杀,都要先思而后动,不然他会遭到我带着锄奸队最血腥的报复,不信就叫他们试试。”

    张啸林心里非常清楚,王峰可能已经察觉到派人追踪暗杀的主事人就是他,但没有证据或者因为其它原因,没有直接亮出来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笨人,而且粗中有细,脑子转的快,大形势认得清,不然单靠打打杀杀就能在上海滩闯出一片天地,跻身于‘三大亨’之列,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王峰刚才的一番话明白是警告中带着恐吓,依仗着身后庞大的势力,现在又是抗日最坚定的第十九路军军官,就更牛逼的要上天。

    这小子强吞了上海滩几位大佬的走私军火和毒品,打压的为了息事宁人,张啸林白白送出走私军火和毒品不说,还要递交‘保护费’,那可是三百万那。

    这倒就算了,竟把这事捅到报社,登报把事做实,叫那些吃了大亏的这些大佬敢怒不敢言,不、连怒都不敢,更别说是背后或公开发难了。

    谁会想到这混蛋更狠的是、以最快的时间,连带报纸和他所做的这件事,直接捅到国府最高长官那里,有政府、军队、背后势力、社会舆论支持,谁还敢再动他?

    张啸林越想越心里胆虚,暗自庆幸多亏派出的十名杀手没做了这满身是刺、满身护甲的王峰,不然追查起来,恐怕败露后,下场会惨的连跳进黄浦江的机会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“贤侄,人在江湖走最好少惹事多交友,这样大家都相安无事,就会活的长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什么意思?是再次宣战,还是服软的递出话来,叫王峰放他一马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