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77章 他动了谁的奶酪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峰看黄金容满面红光的热情招待,又是喊‘上好茶’、又是喊‘上甜点’,最后竟喊道:“把我私藏三十年的老花雕给我搬出来,哈哈哈,今天我要跟贤侄好好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黄世伯,您太客气了,一来我不胜酒力,饮酒必醉怕耽误事,二来还有军务要办,不敢耽误,先请您看完这张报纸再说好吗?”

    黄金荣也正有此意,本来对王峰来访就非常讨厌和纠结,要不是王峰带来一份报纸,不知什么内容,想从中找出存放在试枪靶场走私军火和毒品的出路,他才不会这么热情的应付王峰。

    他展开报纸,看到头条的醒目标题《大亨的舍与弃》,副标题是‘深明大义为抗战出力’。

    当黄金荣看完报纸,面部表情极为怪异,看在王峰眼里简直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这种表情与情绪极为复杂,介于暴怒与强制压抑的临近点,只要有一句不得当的话,就可能成为黄金荣大爆发的导火索,而后一发不可收拾,都不知道这个心狠手辣之人,能做出什么凶狠之事。

    整个书房笼罩在沉闷火药味极浓的气氛中,王峰心中非常紧张,就怕眼前这个一口一个贤侄的黄麻皮,突然手动掏出枪来,对着他王峰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种危险的气氛中相持了一分钟,黄金荣突然‘哈哈’大笑道:“王贤侄不是等闲之人,能把试枪靶场库存走私军火、毒品以及紧俏物资,在一夜间全部吃掉而不露一点口风,此时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坐在我面前,实在是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世伯过奖了,不瞒您说,我也是迫于军械司压力,不得不为。再说国府最高长官都已经知道这事,而且下令揪出军械司汪锋处长遭到暗杀背后主使者,我又岂敢怠慢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难道蒋总裁已经知道上海这些事了?”

    “军械司汪锋处长被暗杀,蒋总裁非常震怒,命令我这个小王峰,一定严查试枪靶场仓库所有走私军火和毒品的事主,一旦落实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听王峰如此说,不仅浑身颤栗但很快就稳定心神,毕竟是从打打杀杀一路闯过来的‘流氓大亨’,口气变换的问道:“贤侄,不知你是否已经上报具体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黄世伯,今天凌晨我就已经将查获的走私军火,毒品具体明细登记造册,今天《申报》一面市,马上就将明细、我的分析、判断、如何处置、以及汪锋处长被暗杀的疑点,加上这张报纸,派人以最快的速度乘飞机直奔南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现在国府最高长官,已经能看到你递交的文件?那有没有给你下达最新行动命令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,因为我没有资格、也不可能直接给蒋总裁呈报公文的权利,只有交给总裁侍卫长王世和将军,由他伺机转交。”

    “贤侄如此做,岂不会将此事公布于最高层各个部门?如果有人责难,恐怕贤侄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,难道贤侄就没有深思?”

    王峰已看出眼前这位‘流氓大亨’的嘴脸,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,利用一切伎俩试探,其目的就是想探明他那大批的走私军火和毒品,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他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黄世伯,我已经尽最大努力,按照您的意思办理,据我判断,这件事非同小可,总裁一旦震怒,一定会命令我前往南京亲自汇报,到那时恐怕......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一听王峰把问题说的这么严重,马上紧张的说道:“贤侄,咱俩可是把话说到了明处,既然你答应我的事,你一定要为我做的滴水不漏,否则,我是不会对你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黄世伯多虑了,哪怕我王峰被上峰追责,我都绝不会出卖您,因为我还想以后在您的帮助下干出一番事业。”

    “对、对对,只要贤侄帮我把这事摆平,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如果需要疏通关系,你就直说,你世伯打通关节的钱还是出的起。”

    王峰听黄金荣这么说,真想再狠狠地敲一笔,转而一想,人心不足蛇吞象。

    这老流氓可是出了血本,不但一大批走私军火和毒品打了水漂,还一次拿出五百万用作打点,如果再揪住不牢靠的小辫子一个劲的拽,一旦拽下头皮露出头骨,这家伙会拼命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如果还需要,我舅舅‘洽公’在我从前线返回来,给了我一百万,用作平时花销,这钱我一直没动,就是想等到紧要关节再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行?‘洽公’给你的零花钱,哪能叫你为我办事用在我身上?不行、不行,我再给你一张二百万的支票,花多花少剩下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火候到了,如果再这么坐下去,黄金荣一旦醒悟过来,识破是他王峰密谋设下的一个巨大圈套,岂能叫他王峰活着离开黄府?

    “黄世伯,我现在不能再收您的钱,您放心,要是真把事闹大需要向高层打点,不够的我先垫上,回头再来找您补上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哪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世伯,时间紧急,我必须回去做好准备,一旦南京方面命令我赶过去汇报,我必须马上动身,所以不敢再在这里叨扰,小侄这就离开,及时处理好手头的事,随时准备出发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陪着王峰一直走到院子,还是有些不舍的放王峰离开。

    王峰坚决的把黄金荣礼貌的又送回到大厅门口,两人难分难舍的说了一阵话,这才告别。

    已经被吓得浑身出透了汗的王峰,刚才在黄府,就好像走进了阎罗殿,跟随时可以取了他性命的阎王爷谈生死,一旦哪句话不对口味,瞬间就会丢了性命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走江湖的人都很偏执,偏执的狂妄,偏执的就剩下一根筋还浑然不知。此时的王峰,不知算不算这种人。

    这种人摸了老虎屁股没有受到伤害,竟还惦记着老虎的胡须,想拔几颗留个念想,岂不知老虎是在戏耍,一旦不高兴,会把你吃的连骨头都难以留下。

    王峰算是江湖偏执狂,还是那个摸了老虎屁股又想拔根胡须做念想的一根筋?

    他有这胆子,但这胆子不是偏执、不是狂妄、更不是想拔虎须作念想,而是为正在与日军浴血奋战的第十九路军,而拿出命来冒险。

    第十九路军需要这批军火、需要布棉、粮食和药品等重要物资的补充。

    为了叫我们的抗日战士,在寒冷的天气里能穿暖和一点,能有足够的武器装备杀鬼子,能身负重伤及时得到药品治疗,能与敌拼杀时填饱肚子,他王峰豁出了一切。

    哪怕摸老虎屁股,哪怕拔恶虎虎须,能支持第十九路军的三万多将士杀敌,王峰能做到的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他心里非常清楚,他动了谁的奶酪,而这些持有奶酪的祖宗,可都是上海滩谁都不敢招惹的‘流氓大亨’。

    一旦醒悟过来,他王峰的背景再深,小伎俩再多,也难以敌过这些大佬砍下的屠刀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