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69章 话带到人没了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峰看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顾铭,无语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呀?王峰,你是不是想憋死我?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们两个说,切记,作为一名指挥官,在没有确凿证据前,一切猜测、判断都是空中的云,要是以猜测判断来决定你下步的行动,必会造成更大的失败和凶险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顾铭和冯志远好像没听懂,接着说道:“有猜测和判断,就要去落实、去求证你的猜测和判断正确与否,在没有眉目之前,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,等待也是一种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你刚才做的这些,岂不是徒劳无功?”

    “顾铭,我既然有了猜测和判断,就要通过最深沉隐秘的手段去落实求证,孔阿四就是我的棋子,他会拨动这件事的后续发展,不说了,马上返回试枪靶场办我的下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孔阿四死里逃生,终于脱离王峰这个认定就是个杀人疯子的魔手,返回租界前后思虑再三,不知是逃离上海,还是跑回去向主子报告。

    他并不傻,如果主子知道派出去跟踪追杀王峰的人,死了九个只逃回他孔阿四一个,又不跟他报告,盛怒之下哪怕把上海翻个底朝天,都会把他找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他孔阿四想逃出上海,比登天都难。

    他可谓是‘九死一生’的其中那个‘生’,既然老天这么眷顾我孔阿四,逃得一命,这说明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哪怕跑回去向主子报告,主子也不会取了他性命,再赌一把又何妨?赌对了那可就是一生的富贵呀。

    有人说赌徒总会死在赌桌上,赌命岂不是更是这样?

    孔阿四决定赌一把,一溜小跑的逃回主子家。

    “爷、爷,不好了,我们十个兄弟跟踪追杀的那两男一女,没杀了他们,我们的人倒死了九个。”

    “麻辣个巴子,那你怎么没有死?是不是你跪地求饶说出受何人指使,他们才放了你?”

    “爷、不不不,我绝对没有说出我们是受谁指使,因为我知道,说出来他们知道了一定还会杀了我,就是他们不杀我,您也不会饶了我这个小混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逃回来的,后面有没有跟踪?要是你被跟踪,我会杀了你们祖宗八代。”

    孔阿四吓得赶紧跪下来,四脚着地的爬到高高在上的主子跟前,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道:“爷,我真的没被跟踪,要是我撒谎天打五雷轰。”

    “孔阿四,你最好把经过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,要是有一点撒谎,我特么的现在就取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爷,您不问我,我也不敢隐瞒,因为那个白面书生看起来文文雅雅,可杀起人来就像个魔头,他放我回来,是叫我给您带话,不然他也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个混蛋说什么?难道他知道是我派人跟踪追杀他?快说,他到底叫你给我带的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“爷,他绝对不知道是您派人跟踪追杀,要是他知道,就不会把军刺抵在我的喉咙,逼我说出背后主使人是谁,不过,他叫我带的话,我要是说出来,请爷一定不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孔阿四这才把王峰叫他带的话,一句都不敢露的说了出来,最后眼巴巴的看着坐在沙发上,瞪着嗜血的两眼盯着他的这位爷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你要是敢有隐瞒,你要知道最后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孔阿四已经被逼到这份上,解开扣子扒掉衣服露出上身,指着胸前说道:“爷,那个魔头逼我一定叫你看看我这胸前,我不知道他在我胸前搞得什么鬼,只知道当时锥心之痛。”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这位爷,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恐惧,霍的站起来一把将孔阿四揪起来,贴近看到四条血道刺在孔阿四胸前,此时还是血淋淋的一个‘王’字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把甩开孔阿四,掏出枪扣动扳机‘啪、啪’就是两枪。

    孔阿四当看到这位爷突然掏出枪来,吓得赶紧大喊道:“张爷、张祖宗,你说了不杀我,你、你......。”

    随着枪响,孔阿四抽动了几下就像一条死狗,再也没动一下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张啸林愤怒地嘶喊道:“把这个以下犯上的杂种给我拖出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孔阿四这次赌命赌的还真把命给赌没了,要是他知道回来也是个死,绝不会自己送上门,有一线希望也会想办法逃离上海。

    这说明孔阿四还是不了解他这个主子有多心狠手辣,为了保守秘密,绝不会放他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张啸林看着被拖出去的孔阿四,并没有一点被解脱的感觉,反而将王峰通过孔阿四带回来的话,反复在脑子里琢磨。

    他可以认为王峰已经揣测到追杀他的人,就是他张啸林,但却又不能断定,但放回这个该死的孔阿四给他带话,而且句句都放狠,还警告要是再派人跟踪追杀,会端了他的老巢。

    虽然张啸林从十岁就开始胡作非为,后来跟一群混混纠集在一起,靠着刚猛狠辣一路打拼,一统杭州黑道,由他来定‘新秩序’。

    由于出了人命案被追杀,迫不得已来到上海闯世界,本性不改的张啸林,仍然凭着一股狠劲,短短几年就跻身上海滩三大‘流氓大亨’行列。

    此时被王峰这个白面书生要挟,不但丢了存放在试枪靶场的走私军火和毒品,还白白送出三百万的支票。

    本想跟踪追杀抢回银票,再通过关系把走私军火和毒品捞出来,谁曾想派出去十名手下小弟,竟被王峰这个白面书生,带着一男一女差点全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心怀诡诈的王峰叫孔阿四带话,孔阿四又怎么能逃得性命跑回来?

    张啸林思来想去,越思越想这个扮猪吃虎的白面书生,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。既然他敢对我张啸林放出狠话,就必定有依仗。

    难道说后生可畏,就是这么来的?

    现在为今之计,那就是以不动制万动,反正这个王峰也没有证据,就是找上门来,没有人证物证打死都不承认。

    张啸林并不是怕王峰报复,而是怕在这淞沪抗战的关键时刻,要是把这事闹大,恐怕国府最高长官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他此时痛定思痛,恨自己处理这件事太鲁莽,为什么不再好好琢磨,到底是动还是不动。这下可好,偷鸡不成还蚀了好几把米,嗨,没想到栽在一个小辈手里,丢人哪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王峰放走了孔阿四,心中已经猜测到,这个奔命的孔阿四,就是他王峰不杀,回去把话带到,他的主人也绝对不会留下这个以后会引起后患的混蛋。

    他对顾铭和冯志远说道:“马上打扫战场,把有用的能带走全部带走,我们马上执行下一个任务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