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55章 反抗者杀无赦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梁爽眼睛看着王峰身上的伤,听崔天豹如此说,不禁动容的低声说道:“豹哥,这位王公子确实是杀小鬼子的一条硬汉,要是我们把他杀了,是不是在犯罪?”

    “犯罪?犯罪也比咱们被黑白两道杀了好,现在摆在我们面前两条道,一条是杀了他们一绝后患,一条是释放王峰让他们走,我们等着被追杀。可我是谁,宁肯杀别人,也绝不会等着他人来杀我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崔天豹等人不太关注他,低声对顾铭低语了几句,最后叮嘱道:“不到万不得已,没有看到我达到目的,千万不要叫外面的兄弟冲进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不能看着你送死,干脆现在就给外面的兄弟发信号,冲进来一定会杀了这群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知道我的全盘计划,要是能那样,他们有再多的人都会死在我们的枪口下,执行命令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顾铭不知道王峰到底筹备着多大的计划,看王峰一而再的告诫她,不要盲目行动,等待最后结果。

    她只得忍住眼泪说道:“王峰,你现在身上的七处伤口都在恶化,根本就不可能在第三局与崔天豹的搏杀中取胜,我们还是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娘老子,要是再动摇我的决心,我会永远都不理你,把眼泪给我擦干净,笑看着我最后如何整治这群混蛋。”

    崔天豹等得不耐烦,转回头看着王峰问道:“王公子,不行就不要强逞能,认输等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告诉过你,我王峰心里,从来就没有认输这个信条,请你再耐心等待五分钟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峰要利用这五分钟,充分调整自己的心态,以及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体能,还好,穿越前的王峰和这具本尊融合,体能比穿越前差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伤口自愈的速度要比平常人要快的多,刚被包扎起来的伤口,就已经感觉得血被止住,也没有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时间不能拖得太长,夜长梦多的道理他懂。

    王峰对顾铭和冯志远低声说道:“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站在铁门跟前的罗刚,看王峰被顾铭和冯志远再次扶站起来,心在滴血,恨不得打开大门,带领冲进来的特战队员,枪口喷吐着愤怒地火舌,杀了这群祸国殃民的混蛋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得到王峰的手势暗示,也没有得到顾铭和冯志远两人的求援,不敢妄自行动破坏了王峰的计划。

    崔天豹看王峰站了起来,脸色煞白没有血色,但那好斗永远不屈的眼神,以及刚毅的面孔,他怕了,怕不要命的这个人对他展开最凌厉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心里却断定,只要三两招攻击在王峰胸口的重伤处,这王公子不用费劲,就能自己坚持不住的摔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吗王公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‘可以了吗’,而是完全可以进行第三局,也是最后一局定输赢的比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条龙,我佩服,要是你能把我打倒,我一定拱手把我的地盘、连我和手下人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,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。不过这可能是你的一厢情愿,千万不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崔天豹身边的手下,此时起哄大喊着:“豹哥威武,三拳两脚一定会杀了这个白面书生,我们看好你。”

    王峰仰头‘哈哈’大笑道:“崔老板,我再问你第三局比试的最后一句话,我问你,你是男人吗?”

    我的个去,命马上都快没了,现在竟问人家还是‘男人吗’,这不是在有意刺激对手,自己急着找死是什么?难道人在临死前都会这么智障?

    “我在你临死前再说一遍,我不但是男人,而且也懂得你问这话的意思,那就是如果你赢了,我绝对会兑现承诺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来呀动手。”

    崔天豹不想再跟王峰磨叽,两人相斗讲究的是快刀斩乱麻,绝不会靠嘴上功夫只打嘴仗不动刀枪。

    这矮矬子就像一个滚地雷,肥胖的身子看起来臃肿不堪,可搏杀起来却非常灵活,不时的出狠招直捣王峰胸口重伤处,恨不得一拳将王峰打倒。

    王峰体力还没有恢复到一半,不能与崔天豹硬碰硬,只能靠灵活的身子与矮矬滚地雷周旋,每躲过狠厉的一招,身上的伤口就被撕裂的锥心之痛。

    在所有观战的敌我双方,看王峰脚步凌乱,只有闪躲防守毫无进攻之力,被打趴在地是早一分钟晚一分钟的事。

    崔天豹被王峰游斗了足足十分钟,此时已是气喘如牛,狂躁的一次次扑向王峰,而王峰就像滑溜之鲫,崔天豹根本就靠不到跟前,慢慢脚步开始凌乱起来。

    王峰看反击的时刻到了,为了激起崔天豹的情绪更加暴躁,不仅在游斗中逞口舌之力的问道:“崔老板,我看你气喘如牛,浑身大汗淋漓,是不是给你个机会,停下来喘口气再打?”

    卧槽,这是在关心别人吗?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,这是在挑衅,是在明目张胆的鄙视。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还给我叽叽歪歪,你去死吧。”矮矬滚地雷突然欺身靠近,左腿半蹲,右腿将像一根粗树干,猛地扫向王峰刚站立不稳的小腿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紧张的顾铭和冯志远,不禁两拳紧握,颤抖着身子提醒道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怒吼:“你去死吧——。”王峰不但没有闪躲,整个人突然弹跳起来,两腿在半空中‘啪、啪’踢出两脚。

    单腿扫向王峰的崔天豹,一腿扫空重心不稳,就在这绝佳反击机会的瞬间,王峰的两脚全踢在崔天豹的胸前。

    崔天豹整个人被踢飞,‘咣’的落在地上又滑出四五米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紧张的睁大两眼吃惊之时,只见王峰就像一只大雁,突然再次飞起,等他落在地上,一把寒光闪烁的军刺,抵在崔天豹的喉咙间。

    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杀就此结束,不过,这只是王峰才开始实施计划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王峰一把揪住崔天豹的后衣领,猛地往上一提,可能是这混蛋的体重过重,也可能是王峰力竭,当提着崔天豹要站起来时,眼前一黑就要昏倒。

    坚强的王峰猛地一甩头瞬间提起精神,可身子不给力,整个人一软的跪坐在地上,但他始终没有放开崔天豹,那把军刺还抵在崔天豹的喉咙间。

    “崔老板,我们的赌局结束了,我以两平一胜的战绩赢了你,不知你是否服输,兑现你的‘君子一言驷马难追’的诺言?”

    “放了我们豹哥,不然叫你们三个现在就死。”崔天豹身边的好兄弟李二狗端着枪嘶喊道。

    王峰淡然一笑,对顾铭和冯志远说道:“命令我们的队员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冯志远突然站起来,对站在门口焦急等候多时的特战队副队长‘山豹’罗刚打出一声唿哨。

    罗刚打开大门,特战队员犹如十几只虎豹端着枪凶猛的冲进来,以最快的速度将崔天豹的人包围,命令他们放下枪抱着头蹲下,并警告凡反抗者杀无赦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