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42章 暴殄天物而不齿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峰与虞洽卿说了一阵话,在‘洽公’有意无意的询问中,站起来垂手立正报告:“报告舅舅,王峰奉第十九路军总部长官命令,离开部队专程回到后方,协助您老人家办理支前物资,还请您老人家帮王峰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‘洽公’虞洽卿听王峰如此说,似信非信,但却‘呵呵’笑道:“峰儿,本来我这个支前委员会的会长,在办理支前物资的活动中,因事务繁多不能身体力行,你回来就好了,我就可以松口气少操点心,这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您可不能将关系到抗战将士生死的重大担子,压在我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娃身上,再说我人微言轻,说话没有分量,这个帅还得您来挂,上海滩的头面人物认您。”

    “变了,变得都叫我不认识了。”洽公站起来拉着还在立正的王峰说道。

    我的个去,难道这老人家看出我是个客串的冒牌货?看来我还是露出破绽被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说你变了,是说你看事情比以前更加深刻,说话抑扬顿挫很懂得进退。好、好啊,要是你有兴趣,就脱了军装回来帮我,要是真能搞得风生水起,我就把重要的商行交给你来打理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不敢过于抬爱峰儿,这样我会骄傲的。”

    “诙谐,哈哈哈,我愿意听。不过,你回来督办支前物资,却又不想插手,这也说不过去呀?”

    “舅舅,难道您还不理解总部长官这么安排的用意吗?那是我身后有您这颗大树,对我可庇荫,对部队能全力支持,要是我在前线杀敌阵亡,光荣是光荣,可那些将军害怕呀。”

    “怕个什么?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人家还真会装,不相信王峰突然脱了军装离开杀敌前线回家,那些将军害怕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得不到王峰的如实相告,就想通过片言只语来体察,这也是虞洽卿对任何人都谨慎才能做到这个位置的秘诀。

    “这些将军们怕我一旦阵亡,您老人家会迁怒与他们,身心怠慢的不积极搞好支前工作,这对前线部队来说是一个重大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我一个人在前线就是块铁板又能打几颗钉?还不如叫我好好活着守在舅舅您身边,这样什么事就都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,把我们的峰儿安排在我身边,好叫我不敢懈怠,这个绝妙的办法,只有陈铭枢这老兄才能想得出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王峰听虞洽卿如此说,不知是否说出心中的实话,不敢随意附和,只有说道:

    “舅舅,您怎么想我都同意,只是我回来就是个借口,您的支前委员会下步如何做好支前工作,我绝不会插手,更不会多言。”

    虞洽卿知道王峰的脾气,一般不会参与生意上的事,不然就不会跑去穿军装扛枪杀小鬼子了。

    可他这突然回来含糊其辞的并不说明来意,试探着叫他出面搭理支前委员会,却又极力推脱,看不出来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王峰为了打消虞洽卿对他回来的好奇,只得透露道:“舅舅,我虽然带着督导支前任务回家,但我不想绑在这些杂物事上,想搞出点其他名堂,要是有了意向,还请舅舅支持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,你从前线杀敌战场回来,绝不会这么简单,至于你要办的事,跟以前一样,我相信你就不会干预你,如果需要我这个老舅出面,必会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舅舅,我暂时跟我带回来的人住在家里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家,怎么还跟我客气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年轻人办事有时乖张,怕惊扰了您,那我就罪过大了。”

    虞洽卿摆手言道:“老舅从小就经历过生死,什么阵仗没见过?再说我相信你这次回来干的都是正事,我先表态,不干预、不参与、不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,您这是不想帮我是吧?有些事不用您干预、参与,但给出个注意拿个章程,您不会推脱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的峰儿现在出息大了,慢慢的把我这个老舅往里套,既然这样,我答应,无论是财力物力,需要我豁上这条命,我都不会眨眼。”

    这老人怎么这么开明?一个在上海滩一言九鼎的大人物,怎么对这个外甥王峰,说话如此血性?难道单单就是为了报恩,才如此对待王峰?

    王峰不仅对这位后世评论为‘屁股决定脑袋’的大人物,有了极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既然回来了,如果您出去应酬,没有顾忌的话,可以带上我跟着您多认识一些上流社会的大人物吗?”

    虞洽卿听王峰提出这个想法不仅看着王峰暗道:“这小子以前很讨厌,跟那些道貌岸然自以为上海滩大人物应酬,这次回来怎么改了口味呢?难道有目的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早就对你说,‘水至清则无鱼’,在道上混,什么样的人物都要结交。你今天看他是个叫花子,说不定你哪天再见到,这叫花子就成了将军或者是一方霸主。”

    虞洽卿拍着坐在身边王峰的手接着说道:“同样道理,你要想在上海地面有所作为,不跟眼前的大佬、大亨拉上关系,借助他们的人脉和实力发展自己,你绝不会成功。”

    王峰听洽公说的这么透彻,这也正是想通过洽公雄厚的社会关系,混迹于其中,与这些大人物拉上关系,只有这样才能完成自己的设想。

    “舅舅,我这次听您的,只要您认为可以把我带在身边,又不打扰到您,我一定随时陪在您老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虞洽卿说着对外喊道:“刘伯,饭好了没有?峰儿一直在部队上条件艰苦,最近又天天打仗,还多次受伤,一定需要补充营养,那就早点吃饭犒劳一下我们的抗日英雄。”

    王峰靠近洽公身边坐下,看到桌子上山珍海味,国内外难得一见的珍稀物种,琳琅满目的摆在餐桌上,不仅暗道:“珍稀物种的绝迹,与这些大亨暴殄天物的关系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峰儿,到家了,就多吃点,来,老舅给你挑几样。”

    王峰在洽公爱抚的照顾下,没吃上几样就填饱了肚子,没出息的打了个饱嗝,这在他没有走入部队前,在家里绝不会出现这种不雅的吃相。

    他看着洽公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舅舅,您不要笑话,我确实好长时间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,有时连肚子都填不饱,今天吃相不雅,打着饱嗝还往嘴里塞,真是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人之初性本善,我想回到以前,放开我的本性,好好地解脱一下被禁锢的自己,活回自我,可已经身不由己。哈哈哈,看到你这样放得开,真是羡慕,”

    一顿价值不菲的饭菜下来,起码也要一二百块大洋,甚至还不够,这就是买办资本家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忘了初始打拼,一个铜子儿掰两半来度日,更不会体谅‘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’的悲惨凄凉。

    更不会想到穿着单衣食不果腹的第十九路军将士,正在前线与敌浴血奋战,而这些养尊处优的‘大人物’,如此挥霍,难道就不知道是在犯罪?

    是那些抗日将士用生命和鲜血,来保卫着这些暴殄天物的‘大佬’,纵声极乐,要是他们还有一点血性和良心,就应该拿出支前的热情,踊跃支援前线杀敌将士。

    王峰突然感到一阵恶心,为自己能安心理得的坐在这暴殄天物而不齿,霍的站起来,甩开餐桌上的人跑了出去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