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37章 等级分明岂敢造次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求票求收藏求书评

    吉普车在闸北市区穿行,不时的经过十九路军一五六旅的几道防线,看在眼里的是一片焦土,战争硝烟烽火还在弥漫,呛入口鼻的是那叫人难以忍受的血腥。

    “报告,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第六团、四营代营长王峰向长官报到。”

    正在作战地图前研究战场形势的蒋光鼎总指挥、副总指挥兼十九军军长蔡廷锴,听到‘报告’,急转身看到王峰和顾铭,两人站在总部作战室门口,不仅笑着迎上去说道:“你这混小子终于给我们活着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总指挥、军座,王峰和顾铭还没打败小鬼子,不敢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的虽然俏皮,但也看出你是一位生不惧死的虎将,好、很好。”蒋光鼎拍着王峰的肩膀笑说道。

    蔡廷锴则摇头抿嘴的盯着王峰,上下打量了两秒,点头说道:“将门出虎子,在这英雄辈出的时代,能有你这种将门之后,官、商后辈,挺身而出参加抗战,是国家之幸、民族之幸,你这颗星很耀眼那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军座,王峰不想当什么这个星那个星,这些星对我来说都是漂浮之物,我就想做一名真正的抗日之民国兵王,不打败小鬼子,绝不会离开战场。”

    蒋光鼎、蔡廷锴两位将军,听王峰这种大义凛然、口气狂傲的表白,心头一热,几乎同时说道:“这就是国家的希望、民族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两位将军,不知把我王峰接到总部,有什么重要任务要交给我,只要下达命令,王峰一定会用生命来完成,绝不会给我们地十九路军军人丢面子。”

    蒋光鼎将军拉着王峰走进另外一间小会议室,让他坐下,审视着王峰问道:“王峰,如果现在叫你暂时离开前线部队,完成一项只有你才最有可能完成的任务,你可敢接受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总指挥,王峰不想离开战斗部队,只想多杀鬼子,成为一名真正的抗日之民国兵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总部要交给你什么任务就拒绝,还一口一个要成为‘民国兵王’,在你的眼里,难道只有在最前线才是抗日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大敌当前,我应该留在最前线英勇杀敌,不然弟兄们会骂我是逃兵、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我想等你听完我给你下达的绝密任务,恐怕你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日军马上会增派近十万增援部队,投入到淞沪战场,一场大战就在眼前,为什么要把我王峰调离开战场?

    在残酷与敌展开反复争夺阵地战,而牺牲的各部队营连长,连队十分缺乏基层主官的关头,此时正需要补上,却要把他这个刚代理四营营长的王峰,不是补充到基层,而要调离前线部队呢?

    不是不好安排位置被人顶替了吧?

    不、不不,一定是他那个拐弯舅舅、大名鼎鼎的上海‘文人财神’虞洽卿,怕王峰在抗战第一线阵亡,不好给恩人交代,利用自己在国府上层人物的关系,对十九路军长官施加压力,强行要把他调走。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那这两次身受重伤送进医院抢救,岂不是成了‘洽公’虞洽卿一块心病,为了保护他王峰,出此乱招?

    该死的,为什么不好好保护自己,而多次中弹受伤,这下可好,在高层压力下,十九路军是要把他赶出这支坚决抗日的部队,这与叫他死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王峰为了实现自己成为‘民国兵王’的愿望,就是打死都不会离开抗战第一线。

    “报告总指挥,我不管是谁在背后捣鬼,也不管您的上峰如何给你施加压力,我可以不干那个狗屁代理营长,直接下到连队,当一名扛枪杀鬼子的士兵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混小子几天不见,说话不但粗狂豪放,那种泰山压顶腰不弯的豪情,就很值得称道。好、好好,我跟蔡将军没有看错人,你是一位很值得栽培的勇将,这个任务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“蒋叔叔,您不要跟我打哑谜好吗?看在您与我爸是患难好兄弟的份上,就叫我留在前线杀鬼子吧。”

    蒋光鼎听王峰这么一说,好像回忆起那次生命悬于一线的紧张时刻,是王峰的爸爸王世勇将军带领部队及时赶到,从死人堆里将他救走,这种救命之恩,一生永远不敢忘,两人在战场上结成患难兄弟。

    他再次注视着王峰,口气严肃的说道:“王峰,现在我第十九路军进驻上海,由于多种原因,八个多月没有得到装备补充,欠发军饷八百多万元。”

    将军说到这里,眼里溢出心酸的泪接着说道:“你也看到了,我们的战士,在这前几天还下了几场大雪的天气里,穿着单衣与敌人浴血作战,战斗到最后一滴血,连件保暖的衣服都不能给他们穿上,我这个总指挥于心何忍?”

    王峰在穿越前查看的‘一·二八’淞沪抗战资料中,对这一时期的抗战有所了解,现在置身其中的感受和看到那些穿着单衣的战士,在肆虐的冰雪萧瑟寒风中,忍着饥寒交迫与敌人生死相搏,他不仅再也控制不住的竟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男人有泪不轻弹,妈了个巴子,任凭谁设身处地的看到在战场上瘪着肚子,身穿单衣,在寒风刺骨的天气里,还是义无反顾的与敌展开拼死搏杀,他能忍住眼泪无动于衷,那特么的这个混蛋,就是个民族唾弃的败类,冷血的物种。

    王峰好像从总指挥沉痛的述说中,悟到要给他下达的任务非同一般,不会是去抢敌人的武器装备库吧?

    或者拦截敌人的装备运输车,抢了狗日的小鬼子的被装,来补充部队还穿着单衣与敌英勇作战的连队战士。

    他认为这也是在第一线杀鬼子,而且又非常刺激,霍得站起来庄重的说道:“报告总指挥,王峰是一名军人,坚决执行长官命令,请您下达命令吧,我一定会带着部队,完成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,这次的任务虽然非常重要,而且非你莫属,但是用不着带着部队执行这次任务,我们需要的是你这特殊身份、灵活的头脑,以及遇到困难能自己想尽一切办法解决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总指挥,这是什么任务?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?”

    蒋光鼎总指挥站起来,看着比他的身材还高的王峰,拍着肩膀说道:

    “王峰,为了我第十九路军全体官兵能填饱肚子,能穿上保暖一点的衣服,能补充部队的装备,更有力的与敌作战,我和蔡将军经过反复研究,考虑到你的特殊身份,最后决定由你来完成这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接受,就是不知没有跟随行动的部队作保障,如何才能从小鬼子的手里,抢来我们部队需要的军用装备。”

    蒋光鼎将军迟迟不明说,一是怕王峰听到给他下达的这个任务有为难情绪。

    二是怕王峰不肯离开前线战斗部队,但更怕的是王峰还年轻,一旦接受这个任务,是否能圆满的完成,这几个问题始终缠绕着将军。

    王峰看蒋总指挥,始终不说出这次叫他执行的到底是什么任务,心中急的真想大声问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只是一名基层部队的代理营长,在高高在上的大将军面前,虽然这位大将军与其父是战场生死患难的兄弟,那又怎样?军中等级分明,岂敢放肆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