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24章 坠入情网盲人摸象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峰并没有真的陷于昏迷,而是发觉自己的反常把三个姑娘差点吓死,怕突然追问起来一时难以回答,只有故作昏死状摔躺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他是一位超时空穿越过来的特战兵王,在特战队时超常规的残酷训练中经常受伤,对伤口的愈合自然比起常人要快的多。

    如果按他的理论,那就是手术后被推进特护病房在清醒过程中,与这具本尊的记忆展开生死搏杀,两个不服输的冤家同时调动身体的各种技能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超常人的吸收能量释放热量,缠绑在伤口处的绷带纱布渗出来的血水,自然会被释放的热量烘干,伤口的愈合就相应的比常人快上几倍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虽然在刚才的摔躺中受到触碰,有锥心之痛,但只是分分钟就失去痛感,如果不是病床围了三个姑娘,这混蛋可能就会跳下床。

    顾铭哪知道王疯子这五天的‘昏迷不醒’,经历着多少残忍和痛苦磨难?

    她被王峰的突然发疯,受到惊吓摔躺在地,此时看王峰直直的躺在病床上,不知是否受到创伤,什么都不顾的快速爬起来,冲到病床边拉着王峰的手哭喊道:“王峰、你这混蛋,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,快说句话呀。”

    王峰知道现在淞沪抗战正是紧张阶段,哪有时间叫他这个穿越过来的特战兵王,躺在病床上装死呢?

    他被顾铭拉着手哭的也怪难受,不仅紧紧抓住顾铭的手吓唬道:“小个子兵,快跟上我,小鬼子追上来了,完了,我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,不要吓我,你死不了,你是在做噩梦,抓住我的手,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峰将顾铭柔滑的手紧紧抓住,竟轻轻地揉捏,骚动的顾铭牙痒,心中却充满了麻痒幸福,不仅慢慢开始配合的两手交给王峰。

    骚蛋蛋,尼玛这是在挑逗我的荷尔蒙,相挨炮啊?

    两位医师看顾铭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,脸上却洋溢着羞涩的红晕,当发现昏迷的王峰那只大手,正抓着顾铭的两只嫩滑如葱白的小手揉mo,不仅走到病床前就要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顾铭马上仰起头用眼神制住,示意她们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什么意思?是醒过来了不想睁眼,还是摸着你的手陶醉的想入非非?这样不好,起码要尊重我们医护人员,好赖给个表示吧?”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想要什么表示、我这只手还闲着,不然也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。”顾铭看王峰突然睁开眼盯着两位漂亮的医师,还说出如此没皮没脸放肆的话,不仅两腮羞红猛地抽出被王峰揉捏的手,故作生气的笑骂道。

    王峰笑声朗朗的说:“辛苦三位姐妹,我王峰现在恢复的很好,完全可以下地走动,不信是吧?那就叫你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不敢突然起身,怕将愈合的伤口给挣开,但坐起来的速度不比常人差。

    这混蛋可是刚做完手术才五天那,要是一般的伤病员,起码要躺在病床上半个月,不,一个月都够呛能有他这种大动作。

    “王峰,你现在不是在战场上是在医院,你能不能不疯?”顾铭说着就要把王峰扶躺下。

    王峰通过与这具本尊的记忆糅合,已经认出眼前这位脸腮还挂着泪痕,长相绝对算是标致的姑娘,就是她一直在战斗中,扯心牵挂带在身边的那个小个子兵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谁呀?怎么会在这里?我俩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疯子,你装、还给我装,我就纳闷,在天通庵阵地,大家都以为你在炮弹爆炸时当时就壮烈了,可你竟活了过来,可活了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,对什么事好像都很陌生,后来能看出来你已经认出我,可你还装着不认识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俩根本就不认识,你说天通庵阵地,难道你也参加了这次战役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欠打?是谁老喊我小个子兵?还动手动脚的一口一个小兄弟,哼,我看你分明是在装傻占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就是我最讨厌的小个子兵?怎么又成了女人呢?再说小个子兵左腹有一道子弹贯通伤,还是我用死鬼子的衬衣撕成布条给他包扎的,你说你就是小个子兵,那就把衣服脱了给我看看,要是真有那道贯通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,都到这时候了,还这么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王峰嘴一撇讥讽道:“哼,我就知道你们这些漂亮姑娘,看我王峰长得人模狗样、风流倜傥,家世显赫,出门万人追,回家堵门口,就没皮没脸的死缠烂打,你说你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,你、你真是个混蛋,我顾铭也是、也是名门大小姐,岂容你如此百般羞辱?既然你这么无情,你的死活与我何干?还为你流眼泪,倒不如留着洗脚后跟。”

    顾铭眼泪狂涌,委屈的站起来就要冲出去,快冲到门口心里美滋滋的想到,这个装疯卖傻的死王峰,一定会喊住她这个受委屈的大小姐,却没想到这混蛋竟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她愤怒地转回身,瞪着一双好看的大眼,死死地盯着坏笑的王峰。

    本想大骂却突然扑哧笑出声来:“你这死王峰,心眼太坏了,我知道你想赶我走,可你想错了,既然你能不顾生死的在阵地激战中,处处保护小个子兵,那我这个小个子兵就跟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原来还真是小个子兵,我当时就怀疑你在阵地上扭扭捏捏,抓一把屁股都羞臊的红透了脸,就是个小女孩,没想到还真是个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还说,其实我到四营做联络官,就跟你打过招呼,可你死而复生就装作不认识,现在听你说话的意思,那你死而复生应该换成另外一个人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怀疑是不是脑子坏了,意识丢失好像还少了几根筋,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叫你揭不开心怀的疑惑呢?嗨,都是该死的战争惹的祸,你不要生气了小姑娘,都是我王峰的错,不应该脱你衣服露出肚腹替你包扎伤口,男女有别,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顾铭被王峰说的无地自容,她可是上海滩与‘黄、杜、张’三大亨,齐名的‘顾四爷’家的顾大小姐,平时谁敢惹她?就连一句放肆的话都没人敢对她说。

    可今天被王峰这个混蛋,一而再的提出脱衣服看肚皮包扎伤口,当着两位女医师的面,叫她情何以堪?

    本来想耍大小姐的脾气,狠狠地收拾一顿王峰,可自从在天通庵战役跟在王峰身边,越发的感觉王峰不是大家认为的那种,儒雅知性、白面书生、百无一用的阔家大少爷。

    他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狂傲表现,表现出是一位真爷们,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,虽然给人的感官是过于粗狂、野性,可那是一种强悍,是一个年轻女性痴迷追求的猛男,也是可以托付终身的最佳伴侣。

    顾铭重新认识的王峰,已经颠覆她对以前的王峰那种不屑,这就是她要找的人,也是她可以将自己终身,放心交给的最中意男人,非这疯子王峰不嫁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,一发不可收拾,尤其是一起送进医院,她的心就始终与王峰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虽然王峰没有任何表示,但从话语中的调侃,敏感的女人完全可以看出,那是一种喜欢,是一种潜意识的试探。

    女人啊,一旦坠入情网,就像瞎子摸象,任何人的说词都是多余,完全是心灵与触象感觉的糅合,王峰就是她触摸的大象,印在心里,永远都不会改变,难道这就是真的么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