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22章 劝诫精诚团结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王世和之所以对王峰了解的这么深,是他看到报纸登载的内容,感到很惊奇,而且这个报道牵扯到一位名流,这位名流又深得蒋总裁尊重。

    报端出现的这个军中下级军官,无形中被拔高。

    被拔高的并不是王峰,而是这个大少爷身后庞大的背景,不能不引起王世和的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为了摸清王峰的背景有多深,是不是报端披露的那样,马上给上海的‘洽公’(虞洽卿)府上挂了个电话,经过虞府总管证实,觉得应该马上向蒋总裁报告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重视这则新闻,最重要的不是王峰,也不是‘洽公’,而是这两个人物对此时上海‘一·二八’抗战,所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因为正与日军在闸北作战的十九路军,是地方军而不是嫡系,部队给养、武器装备得不到及时补充,战士们在这寒冷的天气,穿着单薄,有的只穿一件单衣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勤补给不及时,伙食跟不上,每天与敌人浴血奋战,却吃不饱饭,部队处于在饥寒交迫中与敌作战。

    国府财政拮据,连年军阀混战,各地方势力不服管理,为争地盘刀枪相见,不统一的军事指挥、不统一的财政政策,尤其是那些反动军阀,各霸一方,造成物资在流通中受阻,加上天灾人祸,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自上海‘一·二八’抗战以来,国府也想办法筹集武器弹药,粮食财物拨付给与敌作战的十九路军,但杯水车薪何以满足大量的战争消耗?士兵在欠饷情况下,毅然与敌奋勇作战。

    各部队长官因军饷欠缺,士气低落,不断向国府请求及时给与补充。

    蒋总裁手中财力不足,不得不致电财政部长宋大管家,苦苦哀求经费:“日既在沪不肯撤兵,我方只有抵抗到底.......,请兄能在南昌运存一千万元,郑州运存两千万元之中央钞票,则政府尚可活动,军队亦可维持,或能度此难关,不致崩溃,此为中(正)最后之哀求,望兄设法助成之。”

    中央财政也是入不敷出,捉襟见肘,一时筹备这么多款项,财政部也十分为难。

    蒋总裁深知国力空虚,上海正在开战,部队缺少给养,每每想起叹气不止。

    虽然‘闻人财神’虞洽卿,在上海登高呼应,引导社会名流、大亨、买办资本家,出钱出力支援前线抗战,这位‘洽公’确实出力不小,但仅靠民间募捐,又岂能满足前线军费暴增?

    可想起‘洽公’在他遭难时曾鼎力相助,此时战事吃紧,军备不足,再次想请洽公资助,却迟迟不好意思启口。

    王世和看蒋总裁经常因财政拮据而苦恼,尤其是最近上海战事紧急,部队急求补充给养,却一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当发现这则登着王峰英勇抗日的事迹,出现‘洽公’的名字,马上精明的将报纸递交给蒋总裁。

    蒋总裁看完报纸,又听王世和简单讲述王峰的背景,以及庞大雄厚的社会关系,不禁喜上眉头。

    “世和,你马上以我的名义给‘洽老’发一封慰问电,褒奖王峰奋力杀敌之英勇气概,对王峰身受重伤加以慰问,王峰英勇,我等必重用。感谢‘洽老’将身边骨肉亲送前线,感谢在‘一·二八’抗战中所做出的努力,希望在民族存亡之关键时刻,恳请给与更大援手。”

    上海工商界领军人物虞洽卿,手拿着蒋总裁发给的慰问电,摇头嘴角上弯的笑说道:“志清这电文隐含着好几个意思,很耐人寻味,看来王峰这孩子在军阶算是暂露头角,只是我又要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‘洽公’在商场、赌场、地盘争杀中,可算是赴汤蹈火才拼出如今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这个习惯把握经商之道、识人之法、玩弄政治风云的操盘手,非常清楚今后几年上海的经济、政治、军事的走向,将会更集中在国府手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掌握国府大印的正是曾资助过、此时风头正劲的志清,他这封电报看似慰问,是在叫我动员上海工商大佬,社会名流,捐款捐物支援上海抗战。

    这个功过难以说得清的‘洽老’,在大敌当前、民族危亡之际,决心为抗击日寇率先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蒋总裁与何应钦、罗文干、陈铭枢在铺镇,小范围商谈关于上海战事等些问题。

    期间接到张治中等将军的求战电报,并要求率军赴沪参战,坚决支持第十九路军在‘一·二八’淞沪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战役。

    蒋总裁回电态度暧昧:文白,不要过于急躁,对日抗战关系到国家的走向,目前日政府只是试探,我方不能主动引起摩擦,虽上海开战反击取得小胜,但还需国际调停,在战事不明朗时,最好暂不增兵。

    八十七师第一六一旅旅长宋希濂,坚决请求率军增援上海与敌英勇作战的十九路军,命令部队誓师小营,坚请赴援。

    宋希濂看何应钦带领几位将军走过来,冲到跟前质问:“何总长,为什么你不下令增援上海抗战?我一六一旅全体将士已经做好随时登车出发准备,你就下命令吧。”

    “宋旅长,我与总裁、陈司令刚开完关于如何对待上海抗战一事,现在还在部署中,请不要着急,希望以大局为重,要战要和,国家之大事,不可妄自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何总长,你的意思还是叫我们继续等下去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等,是随时做好抗战准备,听明白了没有?”

    2月6日,获悉蒋总裁与何应钦、罗文干、陈铭枢等人要到达浦镇时,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张治中,在电请带兵增援淞沪会战没有明确答复,竟直奔浦镇而来。

    张治中与蒋总裁等人做了一次深谈,同日十五时,蒋总裁下令第88师进抵南翔,第87师261旅自南京东移到昆山。

    7日由财政部税警团改编而成的第88师独立旅的两个团,以最快速度集中于虹桥。

    2月14日,军政部下令将中央军两个德式装备师88、87师,以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,合编为第五军。

    任命中央军官学校教育长张治中为军长,隶属于第十九路军总部管理,参加淞沪抗战。

    16日,张治中率领新编第五军军部和第87师259旅从南京出发风雨兼程,于当日夜间到达南翔。

    中央军与非嫡系部队向来有摩擦,为了国难当头精诚团结,共同抗敌,在第五军到达南翔当日夜,蒋总裁恐怕张治中隶属第十九路军辖制心怀芥蒂,不利于共同抗击敌人的进攻,遂致电第88师师长俞济时与张治中告诫:

    “今日兄等决定在淞沪元阵地抵抗到底,奋斗精神,至堪嘉慰,望兄等努力团结.......,希与十九路军蒋蔡两同志,共同一致团结奋斗,对于蒋总指挥(蒋光鼎)尤当切实服从,万不可稍有隔阂。”

    “吾人若不于此处表现民族革命精神,决意牺牲,更待何时,可将此意转全体将士,努力保持本军之光荣历史为要。”

    张治中将军并不是一位心胸狭窄之人,当日夜间到达南翔,为了表示诚意,冒着一路被日军截击的危险,驱车赶往真如,向第十九路军蒋光鼎总指挥报到,并表明态度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