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21章 军门 官商之后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敌人被包围在阵地上,左冲右突伤亡惨重,在日军部队快速增援下,仓惶撤退到南岸。

    日军对上海的地面进攻屡屡受挫,日方军部命令第一航空大队从‘凤翔’号航母起飞,轰炸真如、南翔、闸北等我军阵地,以支援地面部队进攻。

    国府军委会命令空军司令部,马上派出战机在空中与日军机作战,掩护地面部队反击进攻的日军。

    第十九路军在上海各阵地与敌展开殊死反击战的同时,国府高官考虑吴淞是长江的门户,一旦与日军持续交战,惹怒日军军方,孤注一掷的不断派出增援部队,对上海进行狂轰滥炸,而后占领吴淞,那么战区势必扩大,长江主要门户也必将大开,作为首府南京也必然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持着妥协求安的国府官僚,一部分高官考虑以外交手段,来解决中日在上海的冲突。

    为了上海战事能够得到妥善解决,蒋总裁在铺镇召集何应钦、罗文干、陈铭枢共同商讨当前淞沪之形势。

    “委员长,我认为日军突然对我十九路军开战,虽然以僧人被杀为借口引起战事,如果妥善处置,我相信日军方面不会继续纠缠。”军政部长何应钦面部表情灰暗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敬之啊,你这种想法与汪副主席有些相同,不过,日军在东北挑起事端,占我领土,此时又在上海滋事,恐怕不会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京沪卫戍总司令陈铭枢点头赞同道:“总裁所言极是,虽然日军最近几天在上海闸北对我十九路军,发起进攻被击败,但无论与日军如何谈判,日军绝不会停止侵略。”

    “真如兄有些危言耸听吧?日军在上海兵力不足,目前不具备再次对我军发起大规模进攻的条件,些许摩擦通过外交求助友邦调停,应该不会......。”

    陈铭枢看何应钦对日军在上海,悍然发起对我十九路军的进攻,竟会继续抱着幻想,不仅口气强硬的说道:“敬之兄,狼总要吃肉,岂能放任?如果不及时做好补牢,恐怕亡羊之时已晚矣。”

    “陈司令,总裁找我们来,是商讨,不是相互攻击,如果按你说对日占领军实施局部宣战,一旦日军对我全面开战,我方武器、弹药、后勤补装等等不利,你认为我们有必胜的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敬之兄,请你冷静,不是我们对日宣战,是日军对我不宣而战,面对外侮,我等是要做出视之不见,还是应该奋起发抗?”

    “好啦、好啦,二位所谈都切中要害,东北失守被日军占领,是我等耻辱,目前局面对我方有利,但不可倨傲主动出击,应该利用驻华外国势力从中调停,这样将有利于我方利益。”

    蒋总裁看着三人再次说道:“沪事以十九路军保持十余日来之胜利,能趁此收手避免再与决战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蒋总裁听出是侍卫长王世和的声音,不仅毫不停顿的喊他进来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世和?”蒋总裁如此与王世和说话,原因有二,其一王世和是蒋的近亲妻侄,又同是奉化人自然亲近些。二是王世和是黄埔一期学生,随后一直跟随在蒋身边,作为最放心的侍卫跟随左右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1929年,蒋总裁住在上海爱多尼亚路十二号寓所,担任外围警卫排某人,趁内卫不备,潜入行刺,差点得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王世和领导的内卫突然截住当场识破,并发生激烈扭打,终将刺客制服,凶器当场缴获,蒋总裁还不知生死。总裁认为王世和忠勇有加,更加信任,后提拔为侍卫长。

    “报告总裁,这是今天的上海申报,因为这个事件关系重大,所以贸然通报,请......。”

    王世和最大的好处,那就是会看蒋总裁脸色来决定,话说到什么程度必须马上终止,哪怕没有后面的修饰词,都不能过于饶舌。

    蒋总裁听说是一张报纸,不免皱起眉头看了王世和一眼,但他知道王世和能在非常时间段,将一份报纸送到他手里,其中必有重大隐情。

    他接过报纸扫了一下题目,接着看下去,突然哈哈笑道:“‘洽公’会出现在公立医院,原来是看望身受重伤的外甥,这倒不是一件小事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何应钦、罗文干、陈铭枢,虽然对蒋公嘴里说的‘洽公’此人有些了解,但却不知道蒋公受‘洽公’所援那段不光彩的往事。

    “真如,你看过这张报纸吗?”

    陈铭枢接过来看了几眼,站起来恭谨的说道:“总裁,我听十九路军憬然兄(蒋光鼎)专门呈文,提及到这位抗日小英雄王峰,却没想到是‘洽公’(虞洽卿)的外甥。”

    王世和看着陈铭枢笑而不语,何应钦好像看出点意思,不免笑着问道:“王老弟,不会你对这个王峰了解的更加透彻吧?”

    “不瞒各位,我确实对这个王峰了解的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世和不妨说给大家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总裁。”王世和立正说道:“王峰的家父是大家都熟悉的王世勇将军,其母是中央大学国学教授虞凤敏,上海的‘洽公’与王峰的祖父交往很深,可以说始终把这位颇具名望的虞老当成恩师。”

    “那王峰又怎么成了‘洽公’的外甥了呢?”何应钦是个聪明人,当他看到蒋公看到报纸上的‘洽公’,连这么重要的会议都停下,可见这个‘洽公’和王峰在蒋公眼里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王峰对蒋公来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王峰的‘舅舅’‘洽公’。‘洽公’在国民政府的地位可谓德高望重,从民国开始到现在,出资出力,尤其是对蒋公所提出的需求,那简直是全力而为。

    王峰见于报端,引出‘洽公’,蒋公看到这则新闻岂能视而不闻?

    王世和见何应钦来了兴趣,接着说道:“听说‘洽公’初到上海很辛苦,此时在上海同济大学就读的洽公恩师之女虞凤敏,受家父之托,经常带些钱物资助当时还没有发迹的‘洽公’,两人来往密切,后以兄妹相称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了一眼蒋公,没发现什么不耐和不满,接着说道:“这样王将军和虞教授之子王峰,自然就被拉近,成为‘洽公’的外甥。后来应‘洽公’力邀,王、虞将爱子王峰送到上海‘洽公’府上,一直得到‘洽公’百般呵护。”

    “王峰是将门之后,也可以说是官、商后代,怎么就穿军装当兵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何长官,我不好过于打扰各位商讨国家重要大事,在这胡言乱语了这么多,实在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世和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,要是还有要说的,简单明了,不要铺垫。”

    “是总裁。”王世和快速说道:“王峰生长在官、商将门之后,且长相俊朗,虽风流倜傥但不骄枉,深得名门之秀青睐,饱受追逐之苦,为逃避艳事纠缠,遂躲进军营轻易不出营门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