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历史军事 -> 抗日之民国兵王

第5章 舍身炸坦克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新书拜求亲们求票求收藏,如果跟读一定不会叫您失望。

    王峰心里非常清楚,副连长宋长利自告奋勇的带领敢死队,以血肉之躯采取以卵击石的自我牺牲,也要摧毁敌人铁甲车继续进攻的掩护,这是要以死报国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名军人的情怀,面临生死,他们想的不是自己的安危,而是他的国、他的家,以及受尽外敌侵略之苦的百姓。

    他们要以自己的血肉奉献,誓死打败入侵之敌,保证这个民族应该得到的尊严和安宁。

    “宋副连长,我不知如何答应你的请求,但是如果我们不摧毁敌人的铁甲车,阵地和所坚持战斗的兄弟,都会与阵地共存亡,为了胜利,这个决定由你自己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王连长,放心吧,我们兄弟几个先走一步,但愿能炸毁敌人的铁甲车,不然我们谁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宋长利挑选了十名敢死队员,在身上绑上炸药,分三个组采取交叉递进战术,勇敢的冲出战壕,冲向喷着炮火的铁甲车。

    一发发炮弹落在阵地上,腾空而起的庞大硝烟烽火,将坚守阵地的战士抛向天空,肢体破碎肌肉飞溅的再次落下,带给还活着的战士是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一波接着一波的炮击,将四营天通庵前线阵地,轰炸的面目全非,牺牲的战士在快速增加。

    还活着的战士并没有被敌人的炮火所吓倒,而是加大火力掩护舍身炸毁敌铁甲车的勇士,希望他们能在火力掩护下,冒着生命危险炸毁敌铁甲车。

    宋长利副连长带着第三爆破小组紧跟在后,冲在最前面的第一爆破小组,两人冲在身前掩护主爆破手,担负着死的前奏。

    铁甲车里面的鬼子,发现对面阵地冲出来三组生不惧死的支那士兵,刚开始还没怎么在意,当快接近跟前,发现冲在前面的两名士兵,以火力掩护身后怀抱炸药包的战士,正生不惧死的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机枪、机枪快快的消灭冲上来的三个支那猪。”

    车载机枪突然将火力集中冲在前面的两名战士,炙热的火舌扫在战士身上,顿时鲜血狂喷,摇晃着摔倒在地,再也没能动一下。

    身后的主爆破手还没等前面两名掩护的战士倒下,机灵的摔爬在地,翻滚着躲避敌人扫射的子弹,匍匐着朝继续前行的铁甲车靠近。

    “轻重机枪掩护。”王峰端着步枪瞄准紧随在铁甲车两侧的日军,‘啪、啪啪’的连续消灭了三个鬼子。

    主爆破手离铁甲车还有二十几米,如果他的臂力还可以,应该能将怀中的炸药包扔到鬼子的铁甲车跟前,但能否摧毁很难说。

    就在越来越接近第一辆日军铁甲车之时,突然从铁甲车两侧冲出来几个小鬼子,看到地上抱着炸药包匍匐向前的我军主爆破手,端起枪连续开枪。

    主爆破手中弹后,知道已经无力等到铁甲车来到跟前再引爆炸药包,用尽最后的力气点燃导火索,想与冲上来的日军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导火索被鲜血浸湿,费尽全力也没有引爆,敌人的铁甲车已经冲了上来,主爆破手抱着炸药包仰躺在地面,等待铁甲车从身上碾过,意图能在压力下引爆炸药包。

    铁甲车过去了,我们的主爆破手在铁轮碾压下,肢体揉碎的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宋长利看到第一爆破组爆破失败,马上与第二爆破组交叉快速接近敌铁甲车,第二组又告失败。

    王峰看敢死队冒死冲上去,却遭到铁甲车塔楼机枪密集的子弹封锁,端起枪瞄准鬼子机枪手,‘啪’的一枪,鬼子的机枪哑火,机枪手趴在塔楼,被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现在就剩下宋长利的爆破三组,在这保住阵地大于天的危险时刻,宋长利看敌人铁甲车塔楼机枪被打掉,借着进攻的敌人火力减弱,不等靠近铁甲车就点燃炸药包,整个人扑向铁甲车。

    就在马上被铁甲车撞的骨肉破碎时,这位勇敢的抗日战士,整个人往后一仰躺在铁甲车前,怀中的炸药包冒着红蓝的火舌,就在铁甲车碾身而过时,‘轰’的一声剧烈爆炸。

    第一辆铁甲车在副连长宋长利以身体为代价,引爆绑在身上的炸药包,被摧毁后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跟随铁甲车掩护行动的鬼子,在爆炸声中看已经瘫痪的铁甲车,再也动弹不得,鬼子中队长挥舞着指挥刀嘶吼道:“突破前面的支那部队阵地,杀给给——。”

    四营副营长宋远超看到敌人前面那辆铁甲车,被宋长利以生命为代价,以身体做盾牌,摧毁了敌人的铁甲车。借助铁甲车掩护的鬼子嚎叫着扑向阵地,他端枪跃出战壕大喊道:“杀——。”

    王峰早就持枪在手,听到命令腾身飞出,就像一只猛虎冲向扑过来的敌群。

    这个穿越前的特战兵王,借助这具高大的身体,虽然耐力和爆发力不如前身,但经过几个小时的磨合,也算恢复到前时空的一半左右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什么含义?那就是现在王峰的体能,应该是这时代最强士兵的两倍。

    不然他怎么会身上背个死鬼子还能奔跑如飞,就像背了个破布口袋呢?

    他的奔跑速度,简直就如虎豹奔腾,手中的枪在他手里玩转的就像在舞台杂耍,但其锋利无比,枪还没到,就有一种凌厉的刀锋扫了过去,触碰者死。

    几个鬼子看到一个像是怪物扑上来,止步不前的端着枪横眉冷对,吆喝着企图结伴对付这个怪物。

    王峰快冲到严阵以待的几个鬼子跟前,突然旋转着将身背的死鬼子展现给对手。

    几个小鬼子在王峰快速转身的瞬间,发现一个血呼流啦的同类,被捆绑在这个怪人身后,不禁吓得‘吱哇’乱叫,倒退着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这种难得的机会王峰岂能放过?

    在身子快速旋转成面对面时,王峰趁敌人惊诧愣神,突然将手中枪刺出去,随着一声大喊,刺刀插进一个小鬼子身上,猛地抽出来斜刺向从侧面扑上来的鬼子。

    连续的出枪刺杀,眨眼间刺死了三个鬼子,手中的步枪刺刀,不知是钢火不好,质地太差,还是快速刺进拔出被沸腾的热血烧弯,反正这把枪的刺刀再想刺进鬼子身体,难。

    王峰不停地抢过扑上来的小鬼子手中抢,如虎豹般在敌群中游走,只要他出现在哪里,哪里就是一片血雾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跟随着一连的战士,他们此时眼中的王峰,就是敌人索命的魔鬼,只要近身就是死亡。

    在连长的疯狂搏杀中,战士们勇气倍增,借着王峰的强大威势,与敌人展开誓死拼杀。

    副营长宋远超虽然不算刚猛,但他的身材比小鬼子高,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据当时统计,华夏人平均身高在1·74米,岛国矮猪则在1·6米左右。

    在双方生死搏杀中,身高比小矮子占的便宜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宋远超杀进敌群,左冲右突杀死两个日军士兵,就在他要从杀死的小鬼子身上抽出枪,突然从身侧扑上来一个小鬼子,猛地来了个突刺刺。

    来不及出枪架格的宋副营长,右侧腹部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刺刀。

    周围的小鬼子一看支那指挥官宋远超被刺中,身子摇晃着拄着枪大口的喘气,突然端着刺刀扑上来,四五把刺刀眼看就要将宋远超扎成刺猬。

    就在这生命之旅就要结束的瞬间,一条人影冲了过来,堵在宋副营长身前,几把刺上来的刺刀全部扎在他身上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