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2019年马会全年资料 -> 都市言情 -> 我的亲爸是首富

第四百零六章 谁帮的?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薛伟点了点头,他还根秦平说:“平哥,要是有什么事儿,我指定不会连累你的。”

    秦平苦笑道:“要是真有啥事儿,我已经被你连累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这话是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从这儿走了以后,秦平上网查了查这个邵文国。

    当时百科里面就有这个人的信息,而且照片呢,也正是这胖子。

    上面写的呢,他是从京城来的,官职不大,但是权利不小,管着开发这一块的。

    周惠民发家有一大部分与房地产也是有很大关系的,而且青石那儿还有一个项目,暂时指定是不敢得罪他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秦平就禁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秦平本身是打算去找那个五爷的麻烦来着,但眼下也顾不上了,他大清早的就开车去了周惠民那儿。

    到了东平大厦后,周惠民还有点吃惊呢,就问秦平道:“你怎么来这儿了?”

    秦平说道:“爸,邵文国那事儿咋处理了啊?没啥大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周惠民摆了摆手,“中午我请他吃个饭,好好安排一下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虽然这么说,但秦平觉得,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爸,今中午我跟你一块吧,你看成不?”秦平说道,“这事儿毕竟是因为我而起的,不能总让你给我擦屁股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周惠民摆手,“这事儿我能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周惠民虽然不让跟着,但碍不住秦平坚持,最后没办法,只好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周惠民便让人开车,带着秦平去了万国大饭店。

    当时坐在周惠民的车上,他便跟秦平说:“到时候你不用说话,让我来处理,不管发生啥,都别吭声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平口是心非的答应了下来,他还问周惠民道:“这个人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厉害倒算不上厉害。”周惠民摆手,“就是管着点事儿,大不了咱项目不做了就是了,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秦平在心里暗想: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了,青石的那个项目要是批不下来,那自己就成了罪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找人的事儿,不是苏家出面吗?咋跟你还有关系呢?”秦平问道。

    周惠民摆了摆手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车很快便在万国大饭店停下了,当时周惠民身边跟着一大帮子人呢,气势上还是很足的。

    上了楼后,一行人便在这包间里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邵文国已经在里面等着了,他的头上呢,还包着纱布,也不知道是真的,还是装的。

    见周惠民进来后,这邵文国便起身打了个招呼,尔后看了秦平一眼道:“你儿子挺厉害的啊,什么人都敢打。”

    周惠民说道:“小孩子不懂事儿,你跟个小孩子计较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事儿?”邵文国瞥了他一眼,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这刚一进门呢,气氛就剑拔弩张了起来,看这样,估计是很难善了了。

    吃饭的过程中,秦平按照周惠民说的,坐在边上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但看那邵文国的意思呢,是不打算就这么完事儿的。

    快要吃完饭的时候,这个邵文国就问道:“老周,我头上的伤,就这么算了啊?吃一顿饭就行了?”

    周惠民淡笑道:“该满足的条件,我再给你加一个点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邵文国呵呵笑道:“五个点。”

    “邵先生,五个点的话,我们就没钱赚了,那不白打工了吗?”这时候旁边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邵文国哼声道:“那我可不管,我这头上的伤可不能白挨了。”

    秦平坐在那儿心思,你这头是用金子做的?咋这么金贵呢?

    而且看他那样,根本就没啥事儿啊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。”这时候秦平站了起来,“我在我头上也来一下,这事儿就这么算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后,还没等那个邵文国回答,秦平便抓起来一个茅台酒瓶子,对着自己的脑袋狠狠地一下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这酒瓶子就破了开来,而秦平呢,感觉脑袋嗡嗡的,站都站不稳了,血更是哗哗的往下淌,视线都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电视里面都是假的。”秦平捂着自己的脑袋,在心里面暗想道。

    周惠民皱眉道:“赶紧把秦平送到医院里去!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几个人连忙起身,扶着秦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走了以后,周惠民看向了邵文国,有点愠怒的问道:“现在你满意了吧?不满意的话,咱们接着谈。”

    邵文国也不想把事儿闹得太难看,因为他知道,要是真把周惠民逼急了,自己这头也肯定得有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,他便摆手道:“行了行了,那五个点我不要了,咱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成不?”

    周惠民站起来说道:“那你就赶紧回京城吧,我还有事,就不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往门外走的时候呢,忽然停下了脚步,回头说道:“答应你的那一个点,我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越是这样呢,这邵文国心里面就越害怕,他心思着,这一个点还是别要了的好....

    再说说秦平那边,幸好他在三角区有过经验了,身体也不那么脆弱了,所以到了医院之后也没有昏迷啥的,就把伤口清理了一下,然后包了包头。

    当时那个医生还让秦平去打个破伤风的点滴,不过被秦平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从这儿出去之后,周惠民的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。

    他的秘书跟秦平招了招手,秦平便走过来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爸,那事儿怎么着了啊?”一上车后秦平就问道。

    周惠民笑了笑,说道:“行啊,你这一酒瓶子可砸出来不少钱啊。”

    秦平苦笑道:“没办法,我总不能啥事儿都靠着你,我惹的事,总得想办法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头上的伤怎么样了?没事儿吧?”周惠民问道。

    秦平摆了摆手,说道:“没啥事儿了,就一点皮外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周惠民见状也没有再多说啥。

    回到东平大厦后,秦平也没有上楼,就直接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他给薛伟去了个电话,说这事儿已经解决了,让他不用担心,以后该怎么做,还怎么做。

    薛伟在那头问道:“真的没事儿吗?平哥你可别骗我啊,我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,别问那么多。”秦平打断了薛伟的话,“对了,明天你让杨青科他们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薛伟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呢,这牛哥的大牛贸易,刚好正在谈生意,那从外地的客户刚一走,便被几个人直接拖到了面包车上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,所以薛伟亲自出马,他坐在车上,伸手拍了拍这人的脸,说道:“这姓牛的是当地的痞子,你不知道啊?跟这种人合作,不怕死啊?”

    这客户皱眉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?我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薛伟打断了他的话,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来几张照片,在他面前晃了晃,说道:“这是你老婆孩子的照片吧?我说这话呢,就是想提醒你一下,跟大牛这种人合作,家里人出事儿了咋整?”

    这个客户姓孙,薛伟继续说:“孙老板是个聪明人,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,是吧?”

    那客户没吭声,只能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哪个贸易公司啊?”他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跟我没啥关系啊,我可管不着。”薛伟摆了摆手,便让这个人下了车。

    话说这个人下车后,站在街上半天没走,他觉得吧,为了这么一单生意,给家里人带来风险,实在不值当得。

    后来他查了查本地的贸易公司,选择了另一家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他选择的另一家呢,刚好是柳书卉他爸,柳大成的公司。

    为啥呢,因为柳大成本身就争取过这单生意,后来得知人家是牛哥的客户后,就没敢再继续联系了。

    眼下这孙老板忽然打过来电话,说要和自己合作,柳大成还奇怪呢,就问道:“你不是跟大牛贸易合作吗?怎么忽然改变了主意?”

    孙老板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我也不瞒你,本身我的首选肯定是大牛贸易,但现在有人警告我,不让我跟大牛贸易合作啊,我只能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后,那孙老板就直接把电话给扣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警告?会是谁呢?”柳大成在心里暗想道。

    他吃饭的时候,还把这事儿跟他老婆,也就是柳书卉她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老婆还没来得及吭声呢,柳书卉便问道:“会不会是秦平帮的我们啊?”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